ninefloorfinal.jpg  

我跟蘿蔔糕不熟,跟蘿蔔糕疊起來的九層炊更陌生。

印象中的九層炊,是一層白、一層黑交織而成,甜甜的口味,是從前小孩奢侈的享受,每回節儉成性的阿公牽我走過鎮上小街,總會問我要吃九層糕還是甜碗粿。現在阿公的手早已放開十多年,而我經過菜市場時,還是會習慣性地張望,想要掏錢買一份熟悉。

第一次撞見對我來說名實不符的「九層炊」,是在信義威秀。某個趕下班看電影的夜晚,拎起包包狂奔到電影院,買完票發現距離開演時間所剩無幾。NO IDEA中的IDEA是從沒嘗試過的九層炊,原因是「冷的正好!」完全符合我想囫圇吞棗的期望,只是沒想到就這麼一次,我上癮了。每次只要到威秀看電影,就會走到奇特的攤位前,坐下,點一盤九層炊。

我家過年時,吃的鹹粿與眾不同,並不是常見的蘿蔔糕(菜頭粿),而是黃澄澄的木瓜粿。長大之後,還因為港式餐廳大舉侵台,一度以為蘿蔔糕是香港人吃的小點。單吃蘿蔔糕,其實很無聊,不曉得誰看穿我的心思,決定把蘿蔔糕拿來玩疊疊樂,上頭淋上甜辣醬和油蔥酥,口味豐富有趣多了。那種促味促味的感受,可能跟我總把它設定為「電影前必吃」有關,看電影讓人放鬆,九層炊自然也畫上等號。

後來,認真查了,才發現人家叫九層炊是有意思的。九層炊,的確分鹹甜兩種,而命名是因為蒸炊時,必須一層一層慢慢加入而來。咦?那我吃到的這種「九層炊」不是一開始就九層耶,是疊起來才有九層耶,這樣到底算不算「九層炊」啊?想到此,還不禁稱讚自己很有創意,看出這種小吃的「疊疊樂本質」。不管它到底為何叫九層炊,不管它是不是山寨版,對我來說,它都是最單純的味道,單純陪我看電影,進入想像世界的味道了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安琪的嚐鮮日記

i'm安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